创客与城市数据

2015-05-15

土地房产交易大厦(福田区红荔西路8007号)

摘要:

城市数据是智慧城市发展的重要内容,海量的城市数据从何而来,又该如何管理和分析,怎样利用城市数据为城市国土、海洋规划以及改善城市生活服务?本期酷茶会邀请创客和城市数据管理者们,共同讨论创客与城市数据之间的关系。

活动回顾

无障碍设施数据众包在深圳

傅李程 轮翼天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很高兴能够来这里跟大家分享我做的一个项目,先请大家看一段VCR,可以让大家能够更直观一点。(播放VCR) 这个项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首先它是基于一个每个人都熟悉但是却视而不见的城市问题,也就是我们平时在城市公共空间、街道上行走的时候看到的这一类的、还有这一类的以及这一类的中国特色的无障碍设施,像这种还是算比较友善的,大不了是多走几步路,但是这一种就是非常的不可思议(见图)。

人们说中国的盲道是亡道,走什么路都千万不要走中国的亡道,因为你走着走着人就不见了,让残疾的人更加的残疾,这是中国的一个现状。为什么会做到这种程度呢?是因为目前的这种模式,政府在主导的这些城市的无障碍环境的建设,它在执行的过程当中会产生很多的分包,会有很多的漏洞,别有心机的人会去钻这些漏洞,把一个很好的项目变成一个只剩虚有其表的东西,最后呈现给公众的可能是这样一个非常有问题的设施。

我们应该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呢?首先无障碍环境是一个系统工程,它包括硬件的设施,城市的公共无障碍设施的环境,公众对这一块的关注和支持、理解,还有在信息层面的信息无障碍。正因为它是一个系统工程,所以要真正的解决这个问题,深入到政府层面的可能会涉及到跟政治有、社会经济、文化有关的方方面面的东西。当我深入进去的时候,我发现这个问题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政府执行不利的话,再加上监管机制就OK了,可是事实上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在做这个项目一年多的时间以来,我发现事情比我想得要更加的复杂,这里面的水还是非常的深。

我的项目是一个APP,在这个APP上面提供了以下四大功能模块:一个是无障碍查询,一个是善友广播,一个是出行服务和求助义工。

可能很多人在这里会有一个疑问,一个APP怎么在城市环境这些硬件的基础上面影响到整个城市的发展,城市社会、政治很深层次的改良,只是靠一个APP可以对这些起到任何的作用吗?当然,答案是否定的,但这是我踏出的尝试的第一步。我的这个APP,首先是无障碍查询的功能,它可以提供目前深圳市关内、南山、福田以及罗湖所有无障碍设施的查询。数据怎么来呢?可能你会问这个问题,我们结束以后我会把这个答案给大家介绍一下。APP的功能就是提供这些数据的查询,让轮椅人士可以了解社区里面哪个地方有无障碍设施,比方说他想去蛇口的四海公园,他想去的地方有没有无障碍设施,有没有志愿者服务站,

如果没有或者那边的无障碍设施是有问题的,那他可能需要找一个帮手。如果他需要找帮手,他可能需要用到我们APP上面的求助义工的功能。

他需要在这个平台上面发布一个求助的信息,在以他为圆心的五公里范围内通过我们这款软件帮他对接义工,然后义工再帮助实现出行,或者是爱心人士也可以给他帮助。但是注册是实名制的,需要输入身份证的实名信息,然后再去提供他们的帮助。

在出行服务这一块是帮他们叫车,深圳市政府去年投入了100辆无障碍出租车,我们的软件也可以叫这辆车,(见图)

这辆车的外观非常像老爷车,可能大家在深圳市里面都有看到过那种,它的外观非常像英国的老爷车,很多人不知道那是一辆出租车,实际上它是一辆无障碍出租车,轮椅可以上去,普通的市民也可以使用他们的服务。政府在这方面做的工作可能还不是特别的够,很多市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种车的存在,甚至会有市民那是一辆黑车而不愿意上去、不愿意使用他们的服务。

这是我们的公众号(见图)。

我们的数据来源是众包模式,是采用爱心人士和志愿者的上传,对身边的无障碍设施进行拍照,然后上传所得到的数据。上传的途径一个是下载我们的APP,在应用宝市场上可以下载。另外一种方式是不需要下载APP,只需要关注我们的公众号也可以将身边的无障碍设施进行上传。公众号的名字叫轮翼天使,这上面有个功能模块叫“爱心传递”,就是上传数据的一个通道,拍照片,然后附上地理位置就可以了。这是我们目前的数据库(见图)。

目前整个深圳大概有15万名轮椅人士,而我们这个软件要服务的就是这15万轮椅人士。我们的数据来源就是刚刚大家所看到的数据众包的模式,这种方式是需要广大市民的参与,整个数据库才能越来越完善。但是我们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在于推广这一块,因为APP的发展到了今天,APP的推广成本是非常高昂的,所以我们最大挑战来自于一个推广,另外一个是公众参与的积极程度。在我们目前所收到的公众上传的数据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多,南山区可能多一点,因为南山区是属于一个新规划的新城,那边科技类的企业也非常多,而科技类的企业建筑的建造标准是比较高的,所以南山区有着非常完善的无障碍设施。

我们这个项目做了一年,我感觉期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挑战,也是有点坚持不去下去。我在这一年最大的感触是如果一个项目只对边缘群体或者只对底层人民是有益的,可能它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资本的支持、获得政府的支持,我们找过一些政府的部门,残联、义工联、团委,但是很遗憾的是要么就是被踢皮球,要么就是吃闭门羹。但是我觉得我会把这个项目坚持下去,我坚持下去并不是出于一种盲目的自信或者是盲目的乐观,我坚持下去的理由是这样子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事情,我觉得它是一个可以实现的项目,因为这个群体需要被关爱,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出行需要得到越来越多的人去关注、去帮助他们。我在网上认识过一个盲人朋友,想来应该有8年多了,他是在读高中的时候眼睛里面长了一个东西,后来就看不见了,但是她非常的有才华。这七八年的时间里我是看着她一路不断的成长,她喜欢写东西,喜欢奇幻文学《哈利·波特》,也喜欢恐怖小说像《盗墓笔记》,她看的这些都是盲文书。她比我认识的大部分的人都有才华,我看过她在《哈利·波特》贴吧里面发表了十多万的小说续集,是她自己写的,也看过她在天涯上面发表的恐怖小说。她有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的深刻,她说海轮·凯勒(美国的一个盲人作家)一生下来就看不到东西,一生下来她就是一个盲人,所以她可以从容的作为一个盲人生活。但是我那个朋友见过光明,在高中以前她都见过光明,她知道什么是光明,要剥夺她的光明让她再去适应一个黑暗的生活是如此的不易。

让人很难理解的一件事情是凭什么一个人在经历了天灾、车祸、意外事故、疾病或者是暴力事件,在这些事件里面所致残的这些人,凭什么他们公众参与的成本就被无形的提高了很多?我接触到的一个轮椅人士基本上是很少出门,因为出门非常的不方便。

当然,我们能够做的是非常有限的。对比发达国家的经验,我觉得我们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日本也好,韩国也好,台湾、香港,他们的无障碍设施开始也不是特别的完善,他们的城市无障碍环境也是经历了一个很长的时期发展才慢慢的到了今天非常完善的地步,轮椅人士可以很自由的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公共设施是非常完善的,但是发达国家也是走了很长一段路。我觉得在深圳这个我非常喜爱的一个城市,它一直以来可能缺失的也正是这么一环,因为深圳改革开放从一个小渔村走到现在,从头到尾一直支撑着深圳快速发展的就是这么一种创客、创业、创新的精神,这种精神一直引领着深圳快速的发展。深圳是一个很棒的城市,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传奇在上面,各种创业的故事。这个城市可能需要更多的在国家层面面向全世界的推广、去宣传,如果能够在国家层面去向全世界宣传深圳、宣传我们这个可爱的城市,那么我们相信深圳会发展得更为快速。为什么我要讲这些呢?因为当一个城市被置于世界的目光之下的时候是有利于整个城市文明的提升的。北京举办过奥运会,上海举办过世博会,两次盛会都把这两个城市置于世界的目光之下,这都引入了更大的能量去帮助北京和上海去完善城市的无障碍设施、无障碍环境,这些都是有实际的例子可以去追寻的。我觉得未来这一年、两年如果深圳在全世界范围之内有中国在背后支撑它去做国家层面的宣传和推广的话,那么深圳的整个城市的文明水平、城市无障碍的环境也可以变得更加的完善。这个时候可能需要有一次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这个城市的文明、这个城市的公众参与去到了一个比较高的水准,所以我觉得这可以让我们很乐观的相信我们这个项目是可以继续走下去的。

香港城市数据的视觉化及应用

陈景道 Code4HK共同创办人

大家好我是陈景道。今天我是代表Code4HK过来,主要是分享一下香港一些数据的应用和图象化、视觉化。首先我先解释一下Code4HK是什么,如果用一句话来说这是一些创客的社区,我们聚在一起做一些项目。最基本的一个宗旨是把政府的数据公开、利用、呈现出来,另外也把我们的原代码公开出来让大家使用。我们跟Code4 America和台湾的另外一个社区也有很多共同的协作。我们是2013年底的时候开始的,一年来做了许多个项目,另外也会做一些简单的聚会、一些技术的分享等等。

再回头看一看我们的项目其实我们没有太过用城市数据的项目,我的项目比较多的是利用一些社会数据,而不是城市的数据,所以其实今天过来其中一个很大的目的是希望看看大家在做一些什么,怎么利用一些城市的数据,即便我们做不了,我们也希望可以复制一下回去,看看有一些东西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得到的。

首先讲一下我们的一些项目,其中这一个是我们把它叫新界东北的项目。

香港人常常都说房子很贵,政府找不到土地建房,就有人说其实在新界东北的地方有很大的土地现在还没有开发,可以拿来用。然后就有很多争论,那个土地其实是一个农地,不可以用来开发住宅;有一些人又说那些地产商很早之前已经买了,如果让那些土地改成住宅的话,你不是要给很多利益那地产商吗,基本上那个议题横跨了很长的时间。,基本上一两天没看新闻你就不知道这个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开发这个东西出来就是一打开基本上就可以看到整个事情的进展。然后你可以做你的事:第一个,如果你继续看,我们就把一些最重要的事件呈现出来,比如说其中有一个官员其实很早之前就用35万买了一个小小的农地,如果政策推行成功他就赚了一千万。第二个,现在我们只看到这个事件,但背后的土地怎么用、有什么机制,大家可以很简单的去点击,然后就可以看到那个土地可以批准使用的用途是什么、住宅是有多少、还有什么要继续,所以基本上我们就是把一个很长的社会议题、把一些比较复杂的土地物权的资讯集合起来,用一个图象化的东西让大家很容易的消化、让大家更关心这件事情。

刚刚是这一个,第二个我们叫Gazetdeer.hk。

其实这是我们跟香港另外一个开放数据的主体一起开发的,基本上政府会定期做一些人口普查,他们根据不同的地区和访问的资料编成一个几百页的档案。但是如果大家想利用这些数据来做分析其实很惨的,因为要打开几百页的东西是很难做分析,所以跟前面一样我们就帮这个公司做了一个细致化的处理。也是有两个东西可以做:第一,大家可以选一个选项,譬如说这里我就选了显示出地图上面年纪超过65岁的人的数据,颜色越深的就说明那边的老人家特别多。

第二个是你可能没有一个特定的项目想看,但你可能想看一个地区基本的资料,然后你就直接点击地图,马上可以看到一些基本的资料,比如说这里看的是中环的地区,如果你看右上角有什么国家的人在里面,外国人的比例也是特别高的多的,基本上就是让人很容易分析这个数据。

其实刚刚的那两个已经是我们觉得跟城市数据最相关的了,后面的基本上我觉得都是社会数据。现在这个是在几个月之前因为香港政府出了财政的预算,所以税收的政策要改变,我们也做了一个计算器出来,让他自己输入一些基本的数据(电费、水费等),那就可以看得到财政政策对人的影响有多大,你多得了钱,还是少得了钱。 (见图)这是我们一个Newsdiff的场景,

Newdiff其实就是News跟diff,新闻的两个不同的英文字组合起来了。如果用程序来说的话,这是一个版本的控制,这个东西做的其实就是监控每一条网上新闻发布之后有没有任何的改动。我们做这个东西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之前有一个警察打人了,然后TVB第一个报道是左边的版本(见图)。

中间会说怎么把他推倒在地上,对他拳打脚踢,后来一个小时之后就完全没有中间的这些形容了,那个新闻给改了,所以我们就觉得新闻原来在网上发布之后那些媒体会改的,我们就想把他其实改了一些告诉大家,我们也不下评论,反正就把信息呈现出来。

如果大家对我们其他项目有兴趣,也可以到我们这个网页看看(见图)。

最重要的是如果大家过来香港的时候也可以联系我,我感觉香港没有太多做城市数据项目的人,所以如果你们过来愿意分享,我们很乐意为你们安排一个小小的分享会。还有更重要的就是其实大会今天邀请我们过来,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一直很希望除了在香港,也跟台湾、大陆或者其他地方有一些合作。

大家在这里可以找到一些Code4HK的信息(见图)。

Hack4GZ-Hacker精神在广州的社会实践

利嘉豪 Hack4GZ、广州创客马拉松发起人

大家好,我叫利嘉豪,也是第一次来酷茶会,所以主要的目的还是跟大家交流,我觉得跟陈景道刚刚说的很像,如果陈景道还在Code4HK后面的话,我会有一些心绪,因为其实我们Code广州起步会晚一点,大概是一两个月前我们才开始组织做一些事情,所以做的事情其实很多时候也是在参考Code4HK、Code4  American。

我今天的题目是Hacker精神在广州的一个社会实践。说到这个题目,我觉得首先可以解释一下什么叫Hacker精神?我相信很多人也知道这个词的中文的译法,有的叫黑客、有的叫骇客,其实创客也应该来自于这个词,包括我们做的广州创客马拉松,其实它的本名叫Hack4GZ。可能在大家脑海里面这些是对于Hacker这个词的联想,比如网络的入侵、网络安全的破坏、传播病毒、木马,很典型的画面是一个胡子杂拉,然后戴着很厚的眼镜坐在电脑屏幕之前,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已经是对Hacker过时的定义。

我们来看一下EricS·Raymond是一个在自由软件运动里面很有地位的一个软件工程师,也就是我们传统想的黑客。他在他的博客里面说过一句话,他说黑客精神其实没有局限在软件的领域,他说黑客精神其实是独立于我们所从事的职业或者说媒介。我们再来看这个人Burrell Smith他是苹果的一个硬件设计师,他主要参与了苹果二的电路设计,他也说了一句话,他说其实任何人、任何职业都可以是一个Hacker,比如说你做一个木匠,你只要符合某中特质就可以成为一个Hacker。这种特质是什么?其实所有的Hacker精神或者说hacking,就是快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这里有三个很关键的点,第一个是“快”,“快”是你必须对自己的专业有一个非常深的了解,对你的技术有很好的掌握,这才能让你很快的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第二个是创造性,很多时候是基于你非常了解系统的规则,所以你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你会知道怎么样有一些更便捷、更不常规的方法解决问题;第三个点很重要, Hacker的本质是要解决问题。对于我们这样的一群人,Code4 America其实给了很好的一个定义,就是说有这么些人,他们一起来协作,用很快速、很创造性的方式让我们的城市变得更美好,它把这一类人都称之为公民创客。

解释完什么是Hacker精神,我想我来说一下我以前做过的一些事情,2013年我还在念书,当时我们看到国内的地震。当时有这样的一个新闻发出来,就是说谷歌的寻人平台在地震发生之后不久就上线了,国内几个大企业就开始跟风上自己的寻人平台。但是他们的寻人平台的信息并不互通,这就造成一个问题,比如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他不见了我只有把所有平台找完了才能确定我的朋友是找没找到。当时我跟我的室友做了这样一个事情,我们用了一个通宵写了一个程序,把所有现有的寻人平台上的数据通过统一的清理之后开放给所有的公众和所有寻人平台,然后我们在自己的平台上线之后几个小时之内在国内几个大的平台开始整合他们的数据。大家看到这里可能有点奇怪,他说你们的平台就活几个小时,那你们做个事情的意义是什么?我们一开始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就很清楚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希望让这些数据可以互通,而不是自己建这样的一个寻人平台去取代谷歌这些大公司或者政府职能。我们当时做得非常的粗糙,基本上就是一个搜索框,然后你打开在这个平台上的数据里面搜出一点东西,但是这在当时的社交网络和网上的媒体还是形成了一定的议论。    另外一个事情是我们去年做的,大概是前年我自己从硅谷辞职,然后回到广州创业。我到广州来,我发现广州其实相对于深圳和香港它的创业社区、技术社区的其实整体范围还是有一定差距,但这是后来才了解到的。当时我就说不如我们也来办一个Hack4。我是以一个社区或者是以一个普通技术者的身份去做这样的事情,当时没有钱、没有人,反正就是我自己一个人,然后有这么一个想法。当时我把这个想法在朋友圈里面散播了一下,然后我们就得到了很多社区里面其他人和学生的关注,他们说愿意来做这个事情。我们前后用了21天20多个人把一个完整的想法、比赛做了出来,大家可以看到上面的数据:将近200人报名参加比赛,项目提交24个,10多人受邀请参加韩国hackathon后续也有很多人参加国际的比赛,得到了很多主流媒体的报道,这样就达到了我们想促进或者宣传Hacker氛围的一个效果。

下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我们在6月5号会做第二届的广州创客马拉松,今年的主题是开放数据和Civic hacking。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我们在做Hack4GZ的社区。我们每年只做一次,每年只有两三天,其实它的意义更重要的是在于把我们平常积累的一些资源和努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曝光出去让更多人知道广州有这么一群人在做这样的事情,然后让更多的人参与。但是在比赛完之后我们没有一个落脚点可以让这些人持续的发挥他们的能力,所以今天我们也是受到Code4HK、Code4 American的启发,我们来做Hack4GZ的社区。现在我们这段时间肯定是做广州创客马拉松,我们组织很多次的讲座和分享,技术方面我们在做很多开源项目。我觉得第四个点很重要:让不同领域的人一同协作。从Code4GZ的主旨来说的话,我们是让这个城市更美好,所以我们就会发现一群程序员或者一群做技术的人一起做完一个项目之后其实达到的社会影响是很有限。我们的问题到底在哪里?我们其实是以社区的力量去促使政府或者其他的人去做这些我们认为是对的事情,所以我们现在有跟很多的社区组织包括大学、政府机构不断的谈,以社区的身份去谈,促成某些东西。最后是社区的一个目标,我们希望让不同领域的人一起来协作,用科技的手段让我们的城市更美好。我觉得不同领域的一起协作这个很重要,其实这跟刚刚陈景道和大家交流的是很相关、很一致的,这个我们可以再讨论。

在一个月前我在一个广州的另外一个技术分享的讲座里面(见图),

我也想大家来参加我们这个组织,然后我会告诉大家Code4 American,他们有一两百个这样的项目;你们再看Code4HK,他们只有五六个人,但是他们还是有三十多个项目;然后再看广州,我们只有六个项目,只有两个项目参与者。这是一个月之前的幻灯片(见图),这是我们今天的幻灯片(见图),

现在我们项目里面已经有十九个项目在做,今天工程代码的人会更多,我们已经做过五次左右的线下的活动。除了刚刚的项目之外,我们还有两个项目,一个是公开协作的知识库,让这个社区里面的人和社区以外的人都可以更好的跟我们进行一些协作。中间的是广州的非官方的开发数据平台,上面的数据全部是我们社区里面的同学自己去抓取、整理的数据。之后我们也会希望把合作组织的和跟我们合作的这些政府部门的数据搬到这个平台上,希望给大家一个可以统一搜索的入口获得这些数据做应用。

这就是我今天所讲的,谢谢大家!

虚拟城市与智能规划

贺弢 深圳规划国土房产信息中心

你们好,我本身也是做技术的,今天也就是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做一些项目的时候有一些好的启发跟想法。虽然这个题目叫虚拟城市和智能规划,但其实我准备了两部分,一个是叫规划众包,一个叫虚拟城市,其实两个部分都是智能规划的组成部分。

先讲规划众包。这个是我们楼下的照片(见图),其实在80年代美国也有这个情况,他们申请垃圾填埋场、核电厂等设施,最终没有成功。当时有这个运动(见图)

其中的口号是“欢迎政府建设,但请远离我们家的后院”,这是公众对规划的一个诉求。我们作为一个市民来思考,确实现在政府的规划问题很多,规划现在停留在我是政府规划,你是执行的阶段。其实深圳的规划是公开的规划但是又太过于专业,而我们大门口参与的入口又太长。这个是我们的网站(见图),

我们网站公布的法定图则,请问非专业人士有多少可以看懂?我相信基本上没有多少人可以看懂这个东西。我们也是官方的网站,规定了哪些规划发布在上面,估计也没有什么人上去看这个东西。基本上就是这两个问题。

前段时间我在看这本书叫《傻瓜城市规划》,就是讲规划怎么让市民看懂,尽可能的与空间的使用者多互动,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规划的模式。目前国外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我给大家看两个例子。这是费城的一个建筑的城市更新,它把空间历史做得比较好,比如这个楼没盖之前是这样子,盖了之后是这样子,但是盖了之后会影响周围的采光或者影响周围的视线,通过比对的工具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楼盖前和盖后的区别是怎么样(见图)。这样的规划我想大家或者市民都会一目了然。第二个也是类似的,也是美国的一个城市更新,之前可能是工业厂房,这块盖起来相当于是旧改居民的楼。如果我作为居民,我就可以看看这个楼的分布大概是什么样,如果我要选房要选哪样的房子。这个规划在国外做得比较深,也是我们国内比较缺乏的地方。如果有了这些东西,我们去做众包可能相对来说就会容易很多。

这是国内在武汉做规划众包的一个案例(见图),关于绿道众包的一个网站,市民可以在这个网站上面输入自己的数据。

我做这个规划众包的理念其实跟刚才那位讲的差不多,哪里受灾了、哪里找不到人了。其实我们的设计里面是用户可以看地图,察看周边的规划,提出自己的意见,提交给我们的后台,后台经过审核再提交给我们编辑机构,再做讨论,然后再决定是否要调整这个规划,如果要调整的话是怎么规划的流程,如果不调整就告诉公众为什么不调整,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概念。通过微信、微博、网站等等反馈到我们的后台,我们后台经过一系列的处理、大数据的分析,再反馈回来,这是一个架构。

我们现在也做一些尝试,我可以给政府反馈,然后政府再改善。通过微信、APP、微博提交用户意见。我们的后台发现很多用户反馈的意见,我们就可以给他看一下到底用户具体说了什么东西。大家对目前的现状提问、打分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去做。这是关于规划众包的概念,我们每个市民都应该是规划师,深圳建设靠大家。

第二个虚拟城市,这是一个游戏(见图),

因为我女儿前几天在家看这个项目的游戏,看到这个游戏我自己动手玩了一下,就觉得不错,所以就一直玩下去了。进去以后其实我们可以看到有建筑、交通、土地。我觉得建筑房子里面有一个最大的人口需求,工厂会影响到周围的什么,还可以发现道路存在哪些问题,这个公园大概会覆盖多少人。其实这个游戏越玩下去就越觉得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游戏,包括像电力、污水、垃圾、消防等等,公众设施里面所有的东西基本上都包含了,所以就思考如何在游戏中把城市建好。

慢慢我就发现一个规则了,其实很简单,我这里缺水了,那肯定是水源缺水;如果这个地方要建消防局,肯定有一些周围覆盖不到的地方比如说这个道路,周围的房子建得越来越多,这个四车道肯定不满足,那可能要升级到六车道,包括垃圾场能够覆盖多大范围的人群,包括电力、像警察局等等都有一个自己游戏的模型。所以我觉得这个城市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环境,就跟我们的生物圈子一样,有各种因素,把这些因素都优化了以后才能让我们这个城市健壮的成长,在游戏里面的级别才能越升越高。我对比了一下我现在工作的城市数据中心的数据,像规划、土地、道路、人口、卫生等等数据,这些数据在我们的工作中都是我们的工作数据。

游戏的核心,我们又发了深圳市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包括像中小学、居住区、电力等等,其实这些准则点都已经公布了类似游戏的准则。通过这个游戏我发现我们可以通过城市来发现认识的具体问题,城市会自动跟你计算城市目前有什么问题,市民的满意度或者他提供的意见,比如这个地方缺公园,它也会人工智能的修建公园。通过游戏我们自动的去选取,比如消防站建在这个位置,因为在这个位置可以覆盖到城市一些缺失的地方。这个城市给我的启发,所以我就要不要用我们的数据做一个城市的试验。

(见图)这是上礼拜我们的一个模型。

比如看地下软件有没有连通,包括用法定图则的方式看人口和学校是否匹配,比如规划的时候多少人口、现在多少人口,人口的职业比例、规划学位和现状学位的分析,其实这些东西是我们完完全全可以做得到的,以游戏的方式去展示、呈现给公众是非常好的尝试,也是我们可以做得很出色的地方。

这是我大概给大家讲的地方,谢谢!  

LOOK(陆客)之老地方

陈美云 深圳规划国土房产信息中心

前面几位嘉宾讲的是已经建成的项目,有的是已经有一些设计的项目,我是做数据的过程当中有一些想法,和大家分享一下。

我这个创意的题目叫LOOK—老地方。LOOK—老地方就是去看一看周末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像我一样经常纠结去什么地方呢?2004年的时候车也不多、人不多,开车去哪儿都方便,公园人也不多,去海边也不会塞车,但是现在到处人都很多,所以我总是非常纠结去哪儿玩。反正就是“人多车多、小饺子”,所以我就想最好是人不多的,路不远的,还有好看的、好玩的地方。我现在在做地理普查,过程中我发现深圳有一些老地方、老村还是很适合去的,所以我们就有一个创意LOOK—老地方带你走进一个不一样的深圳,那是历史的沉淀,那里有一份宁静、有一份古老。

LOOK—老地方应该跟大家刚才说的都是一样的,它可以是一个网站,我想应该也会是一个APP,或者跟我们的微信是相关的,反大家可以很方便的去获取它。

我们的数据主要来源于地名的数据,还有全市的建筑物的数据,现在大概搜索了10个老地名的故事,也制作了一个视频,这个视频现在也是放在了我们的地名网站。我们做这个LOOK—老地方的想法也是把那些冷清角落的故事搬出来,让大家很轻易的看得。

另外,我们现在还做了一个项目——个地理国情普查,这一是国家的项目,但是覆盖了我们全市所有的地貌,山、公园、建筑、道路。还有一个文物普查、建筑物普查。还有档案普查,可以知道老地方以前的样子是怎么样的。老地方主要是老地名故事、人文景观、古迹保护等,对外我们还会策划和发布一下适合大家游览的线路。

按照各自的特性我们把老地方分成了四类: 第一类是可以带家人玩一天的地方,这些地方可能是老村、历史遗迹、历史保护建筑区。也列了6个(见图) 像这样的地方是老村的旧貌,有一些建筑有一些维修,增加了一些旅游的设施和配套的设施,都是比较适合去玩的,像凤凰古村旁边还有一个凤凰山、凤凰古庙,去爬山也是一个很好的活动,可以结合起来一起玩。

第二类是一些老村,但是这些老村都已经拆掉了,现在已经建成了新城 像大家很熟悉的东门、蔡屋围、车公庙,平时大家都去这些地方购物,但是可能我们很少有人知道东门是什么时候建的、它以前是什么样子;蔡屋围第一的居住民是谁;车公庙为什么叫车公庙,在我们这个网站上面我们可以一个一个故事比较详细的告诉你们。 老街的前世今生,这个是现在的老街,这两个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其实这个老街都不老,都是1995年的,1995年的时候我也去过,但是大家看起来真的像两个世界一样。

第三类主要是一些古村,是一些比较大的。这些地方可能有一些维修,但是维修的不多,主要是保存了原有的古村的规划、布局,还有它的老建筑基本上没有怎么动过的,我想这样的地方比较适合我们做城市或者做建筑设计的人去看一看。 大万世居可能大家都去过了,我去过凤凰山但是没去过凤凰古村,但是通过这次地名普查,我了解到其实凤凰故村是很适合我们做建筑的人去的,里面有各类建筑、有一千多幅的壁画,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一看。这个是大万世居(见图)。 像古村落整体上的布局还是比较统一的,它会有一个供水池,还有一个围屋。大万世居据介绍是中原的文化、中原的建筑在岭南的一种变革,它是保留了中原的四合院的布局,它的建筑又有岭南的风格,如果是专业的会看得更多。

第四类是如果喜欢去探幽、访古的地方可以去看一下。这里列了两个,咸头领遗址在深圳已经有七千年的历史。屋背岭也是一样的,屋背岭在南山区,它都是属于新石器时代的。这种遗址很多,我们现在收集登记的这种文物已经有1900多所,比较多的是一些祠堂、建筑和深圳比较老的小学,大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还保留着。咸头岭和屋背岭都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是一些被发掘出来的文物(见图)。 然后就讲讲为什么要做这个,我们这边跟已经公开的有什么区别。其实像这个老地方,微信、网站都会有,但是都不是很全,它没有地名文化、民俗风情在里面。所以我们既然有地名普查,我们也有文物普查的信息,为什么不把它放在一起呢?用地图的方式展示出来,大家在一个网站上就知道这个老村在哪儿、怎么去,因为我们这边也有交通。“人有我全”就是刚才讲的。“融古会今”不仅仅是有现在的风景,也有它的历史、地名的由来、整个变革、位置变迁、规模变化、以前的名字是什么,现在又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叫。

因为我们是做信息的,我们主要是从用户的角度去分析、去提取做得比较好的。在表现呈现形式方面,我们现在是有一个智慧深圳的空间技术平台,这个平台上面有二维的地图,也有三维的全建筑模型,我们可以把这个都结合起来。另外,一些值得保护的建筑物可以单独去做这个建筑模型,这个可以去跟文物部门协商,他们做了,我们可以帮他们发布。实地采风是我们自己的想法,比较感兴趣的人可以组成一个团队,这个团队可以在每一个礼拜六带上相机去走一趟,去实地看一看,拍一些照片、视频,并且把我们拍的人的资料放在我们的这个网站上面供大家分享。其实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很有意思的,因为我做地名普查的时候我们跟当地的老人家谈。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福永我们见到了文天祥的第27世孙和28世孙了,已经有80多岁了,跟我们讲了一个上午,虽然不怎么听得懂,但基本上听得懂文天祥保卫国家去打仗,他弟弟负责传宗接代,他后面的子孙分在深圳三个地方,一个是凤凰,一个是福永,还有一个是白石洲这边的,就建起了村落。这些老人都非常热情,非常愿意跟你去交流。如果我们去的话,可以发掘很多东西。我们还去过龙岗另外一个地方,那也是一个老人家,他说深圳发展那么快,但是其实我们这里发展得其实并不好,其他地方建了很多房子可以出租,可是我们这个地方虽然建了房子但是出租不出去。他告诉我们前面都是水,我们出去都是靠船,我们以前是在山上打柴,运出去再卖,卖了一个礼拜才能回来,所以我觉得实地采风也是比较有意义的。另外是路客行动,有一个时间点,愿意来的都可以加入我们的路客,我们先去探访这些线路,大家一起走这样的线路,然后大家把自己的感想、自己采集的信息都可以放上去。

这就是我的一个设想,谢谢大家!



除现场图片外,文中的视频及图片均由主讲人提供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