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圆桌#0

城市公共空间是国际化都市文化精神栖息地

2015-10-26

深圳图书馆一楼“南书房”

摘要: 深圳这座城市奇迹般的增长以及伴随城市化产生的问题一直吸引着国内外的学者参与到广泛的研究工作中,但这些研究成果、观点和理论却没有很好地在本地开展深入讨论,转变成为对政策决定者的参考依据和对广大市民有教育意义的知识库。 在现今社会城市市民对探讨身边的实际问题有着与日俱增的需求,建立一个有效的公共交流和分享的平台对城市文化建设是必不可少的,“圆桌会议”这一概念在此背景下应运而生,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在历年的平台搭建和推广过程中积累下来的经验可作为创建圆桌会议这个新的城市形象品牌的奠基石,为这个城市的文化创作、传播和积累做出应有的贡献。

活动回顾

10月26日,藉着深圳市民文化大讲堂开讲十周年,我们邀请香港大学建筑系副教授杜鹃作为学术主持,与法国建筑大师多米尼克·里昂(Dominique LYON)、2013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策展人奥雷·伯曼(Ole Bouman)、台湾艺术评论家黄茜芳,及中法城市可持续发展协会王翔、知名媒体人王绍培和筑博执行总建筑师冯果川之间展开对话和辩论,掀起一阵阵高潮。

嘉宾精彩发言选摘  

杜鹃
香港大学建筑系副教授

杜鹃:公共空间是一个非常复杂、多层次的概念,而且它的意义和定义在不同学科、文化、甚至不同的历史阶段,都有不同的含义。首先,请嘉宾们从自身职业和理解出发定义“公共空间”,你认为公共空间最重要的含义是什么?第二,从你的生活经验来看,说说你们遇到的一个最成功的公共空间和最失败的公共空间。

多米尼克·里昂(Dominique LYON)
法国著名建筑大师

多米尼克·里昂:对我来说,一个好的城市公共空间应该能让每个人有选择,我可以参与,我也可以只是观察。每一个个体和其它个体存在一个关系,有了这个关系,就有各种故事和相遇的发生,这是非常美妙的事情,也是非常带有诗意的话题。也许公共空间最美妙的时候,是当你不经意看到一个加完班的人在大雨之中站在公交站旁边等车,表现得非常疲惫,而你能够观察到这个。

冯果川
筑博总建筑师

冯果川:我觉得大部分深圳的公共空间都是坏的例子。深圳虽然是中国改革开放创造的第一个城市,但那个时期做城市规划的人完全是计划经济的思考。深圳几乎是大规划形成的白纸上画的小城市,公共空间是按某种指标算出来的,不是基于人的感受设置的,这种自上而下的规划给深圳带来很大的灾难。


奥雷·伯曼 (Ole Bouman)
2013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策展人、创意总监

奥雷·伯曼:我认为城市空间的重点是人可以在这个空间做什么,我曾在荷兰公共空间的评审团,我觉得95%的公共空间都是失败的,因为这些公共空间只有娱乐性和所谓的家庭性,但是并没有给人们以勇气做平时做不到的行为。所以我觉得深圳的公共空间其实已经非常成功了,比如深圳的城中村白石洲。

王绍培
知名媒体人,后院读书会发起人

王绍培:我再说一下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首先我们要佩服大妈,因为她们创造性地发现城市的公共空间或者说公共场域。很多地方其实是没有公共空间的,但是大妈却可以创造性地把一块空地转换成公共空间。然后我们要学习她们是怎么发现和转换空间的,这个很重要。

黄茜芳
台湾艺术评论家

黄茜芳:如果从艺术的层面来定义公共空间,就是让艺术可以在这个地方发生,它并不一定是一个艺术的项目或展览,它可能就是一个参与的过程。我觉得台北和深圳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一定可比性,台北的西门町是我心目中非常成功的公共空间,有很多有趣的东西,也非常生活化。

王翔
中法城市可持续发展协会建筑与城市部负责人

王翔:我觉得一个社会的意识形态、经济形态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城市的布局,形成的这种城市空间最重要的是留下了那个时代的一种状态。我很喜欢法国南特岛上的规划,规划师把原来造船厂的一个非常大的空间改造成深受市民欢迎的广场。作为建筑师也许会觉得那种空旷的尺度感把空间的感觉抹掉了,但它反映了当地的历史,保留了船舶、轨道的痕迹,把整个空间的尺度用一种建筑的方式把它打破了。


主办单位:深圳市市民文化大讲堂组委会
承办单位:深圳市社会科学联合会 深圳市图书馆
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
协办单位:深圳市公共艺术与栖居设计促进会
参与策划:市民文化大讲堂听众俱乐部理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