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对谈:好的文化建筑能使市民的生活方式更加多样化

2012-06-30

深圳书城中心城南区大台阶

摘要:

“我想通过设计一种新型的文化建筑来创造一种新的评价标准,让公众从文化的角度来评价一座城市!虽然会有市民抱怨图书馆太热、音乐厅漏雨等问题,但是他们还会来这里听音乐、特意来这里读书,它能带来这些生活方式的转变,目的也就达到了。能使市民的生活方式更加多样化,慢慢改变人的价值观,从而带来不同形态的生活方式。”

何倩

早稻田大学理工部建筑学硕士

日本矶崎新工作室建筑师

上海矶崎新工作室总监

代表作品:深圳文化中心(音乐厅、图书馆)、南京国际会展中心、北京中国美术学院现代美术馆、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等。

黄伟文

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主任

王绍培

后院读书会创办人深圳特区报记者

活动回顾

为什么矶崎新的方案能从众多优秀方案中标?

黄伟文:深圳文化中心国际设计竞赛是在1997年,第一名是矶崎新的方案,第二名是加拿大的建筑师作品,第三名是美国设计师作品。这个结果是当时的国际评委一致评选出来的。深圳也是比较幸运,能够尊重国际评委的专业意见。

文化中心位于市民中心的背后,深圳当代艺术馆和规划展览馆,四个文化建筑围合一个中心的花园,北面是莲花山,莲花山两边是文化建筑,一个行政综合建筑。这样一个围合的格局,放大想象一下,就是一个四合院。就是“西厢房”座西朝东要对着花园,所以放这些玻璃的帘子是对着花园开放。然后对着外部环境是比较吵闹的交通干道,则尽可能用石墙隔开。进入花园有一条道路,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就要经过大门,进入花园。所以从这角度来说,包括高度的考虑,能看出它和整个环境是最协调的。

深圳老百姓要学会享受“文化慢生活”

胡倩:西方人享受音乐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提前在音乐厅里餐厅或者咖啡厅吃点东西,然后再慢慢进入音乐厅享受晚饭之后的快乐。我们也希望深圳市民到这个平台上来,慢慢地欣赏周边的环境,和音乐厅多一点互动,如果有可能的话希望这个平台上政府多设一些开放的团队,这样更能够提升这个公共广场的利用率。

王绍培:绝大多数人是从一楼进入音乐厅或者图书馆,很少会从二楼进入,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现象呢?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的市民有一种心态,我们要很快地去到一个目的地去。尤其像这样一个公共建筑,不仅仅是满足我们的需求,它应该要塑造我们的生活方式。比如说如果有一个好的演出,我们本来应该用很多的时间来做前面的准备,先到这个花园里面走一走,可能也会让我们酝酿出更好的欣赏音乐的心情。

黄伟文:建筑除了当初选择了一个好设计,政府也舍得投资建造这个华丽的、高质量的建筑外,建筑是真正做到对外开放的,比如说音乐厅,你即使不买票看音乐会,他也有星期天免费的演出,这是实现了公共文化建筑的公共承诺。深圳这样一个移民城市,大家对知识、对书本的渴望,所以这个图书馆从我自己的使用体验,它应该是中国最好的图书馆,也是世界上好的图书馆之一。

在这样一个城市有没有必要花这么多钱建造豪华的建筑?

黄伟文:我们可以比较目前其他城市的文化建筑,这个造价相对当时其他建筑的造价而言,不是最高的。为什么会用金子?因为两个门厅的理念是“玻璃黄金树”。我当时的理解是因为中国文化有句话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所以在图书馆做一个黄金树的门厅,当初的概念是两颗黄金树。后来业主和专家说,两个门厅都一样,这样市民到达音乐厅、图书馆就容易搞混,不知道是进了音乐厅还是图书馆。我记得当时参与的时候图书馆应该是金色的,就是“书中自有黄金屋”,音乐厅是银色的。这些概念和想法导致投资集中在这两个门厅,给大家一种尊贵和自豪感,个人认为是值得的。也是对公众、对老百姓的一种重视,或者是说福利,它服务于公众的。

胡倩:做设计的时候建筑师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特别是像这类文化设施。文化设施给到的预算,设计师必须在这个预算内。现在大家看到的预算,事实上这都是因为十年过程中中国的人工、劳动力报酬上升得很快,当初预算只有现在的一半。其实并非是像大家理解的用了很多钱,都是在国家文化建筑预算之内的。

“建筑”与“文化”如何协奏?

黄伟文:这是一个与城市环境特别相容的建筑,很好地考虑了与所在地段周边不同环境的衔接,如坡顶檐口高度与市民中心屋顶低矮部分相呼应、以实墙遮挡益田路噪音、以平台和帘状玻璃幕墙面向东侧的花园和其他文化建筑,构思和实际效果都突出了作为深圳重要文化舞台形象。

深圳音乐厅总经理王雷:深圳音乐厅每年250场左右的演出,上座现在70-90%。建筑,本身就是文化的附着物,如果没有这么好的建筑,不可能产生这么好的声场,供市民一起来欣赏,所谓音乐就变成自己在家里玩的东西。所以无论是小型音乐会,还是大型音乐会,都要有一个场所,这个场所本身就是一个文化场所,它的设计好坏与宜人程度决定了这场文化活动的质量,是密不可分的。

黄伟文:深圳音乐厅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从2007年10月12日首演至今的一千多场演出中,约组织了300多场公益演出,如每周六的“音乐下午茶”在深圳音乐厅金树大厅对深圳市民免费开放,“美丽星期天”则让市民有机会免费在演奏大厅中大饱耳福,设计师设计了这样一个公共空间,我们作为使用方与管理者也要有这样的意识,让它与市民发生联系。

助川刚:我想通过设计一种新型的文化建筑来创造一种新的评价标准,让公众从文化的角度来评价一座城市!虽然会有市民抱怨图书馆太热、音乐厅漏雨等问题,但是他们还会来这里听音乐、特意来这里读书,它能带来这些生活方式的转变,目的也就达到了。能使市民的生活方式更加多样化,慢慢改变人的价值观,从而带来不同形态的生活方式。

文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