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城市论坛#2

浦塔科:滨水都市发展——来自阿姆斯特丹的成功经验

2018-08-29

规划大厦201

摘要: 荷兰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海洋城市,15、16世纪,无数船舶从这里出发驶向世界。这个建立在水上的国家有26%的国土低于海平面,在洪水来袭时有高达60%的国土可能被洪水淹没。荷兰人在长期与水打交道的过程中学习如何与水共处,积累了丰富的应对与建设经验。本篇回顾中,浦塔科以阿姆斯特丹的案例为中心介绍了诸多海洋城市的设计理念:如何建设新岛,如何让建筑连接水和城市,如何用建筑连接历史与当下,如何在具体的规划设计中让人成为城市的主体。

浦塔科 Tako Poastma

瑛泊(Inbo)执行总裁/主创建筑师和规划师

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城市空间设计质量审查委员

ArchitectuurNL 杂志高级顾问

活动回顾

审校、编辑/吴碧芳  图/Inbo事务所

美学精神

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们对阿姆斯特丹的思考。

对于阿姆斯特丹这个城市,我认为城市的精髓是人,当然你可以说建筑和规划,但最终,城市还是为了在其中居住的人所设的,我们希望能跟市民一起去塑造城市。

我是阿姆斯特丹美学委员会的成员,美学委员会在做什么事?荷兰有一个民主的系统,但这并不意味着建筑师能随心所欲地建造建筑。虽然在政治上他们一般不说美学,但我们的确是遵循建筑有美学价值才批准建造的标准。

当然我们仍有一些规则需要遵守,而且是非常详尽地遵守。比如:我们非常重视整个环境的质量,批准的这些建筑必须为阿姆斯特丹增添色彩。

阿姆斯特丹俯瞰

荷兰与水

由于荷兰有26%的国土低于海平面,而且在遭遇严重风暴时,高达60%的国土可能被洪水淹没,因此荷兰人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更懂得如何应对洪水。

阿姆斯特丹是建在低地上的城市。不像深圳有坚实的陆地,阿姆斯特丹的每一栋楼必须打非常深的桩。所有的土地都是人造的,都在海平面以下,因此我们必须每天都检查和研究海平面,保护土地免受潮汐的侵蚀。

在长久的经验里,荷兰人与水共栖,很爱水,荷兰人大概三岁就已经会游泳了,并且擅长从水中学习,我觉得中国人好像有点怕水,对水的传统态度是防御性的。在每个问题之中都能找到机会,这是荷兰人的特征,我们引以为傲。

阿姆斯特丹是从水开始的,15世纪、16世纪荷兰已经是一个世界领先的国家,许多船舶从这里驶向世界。

阿姆斯特丹河渠

这是阿姆斯特丹河渠,两边的房子都是八米、十米的宽度。这一片是非常政治性且年代久远的规划,市政局不想富人搬到城市之外,就为一部分城市设计了很多的运河,规定运河两旁不能把土地分租,保证富人们能住在大房子里。

阿姆斯特丹河渠

这是为了在安全的基地上建造一个新的家园,为高端用户建造优质建筑,通过定价和规则来控制质量。这些房子七八十年前已经建成,到现在依旧炙手可热。它已经被切割成非常多的功能空间,运河则被清理用于城市休闲。 

但在当下我们会继续思考一个问题:我们有这么多的房子,是不是可持续的?我们是不是要把很多的光伏板放在屋顶上面,还是做屋顶花园呢?这不容易,因为这些房子对于居住来说很大,实际上还是很小。

新的运河房屋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有一个审美或者美学委员会,因为人们非常喜欢这种混合用途、小尺度街区的城市。在我们的国家,我们一直坚持着这个原则:建筑师要尊重人们的生活,必须要谦卑。为了遵循这些原则,我们有时需要坚持自己的设计并巧妙地提出一些要求。

比如我们受邀在这个高地做运河房屋的时候,我们说可以,但是开发商要把规划和房子的设计一起卖,这样就能保证我们的设计跟之前的运河房子一样拥有一些个性。

高地运河房屋

东部港区

最近的阿姆斯特丹港口越来越向西移动。阿姆斯特丹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海洋城市,而是一个人工水道的城市,这其实给了我们许多的机会。

70年代以前的东部港区是封闭的,那之后才开始出现新的建筑。你们可以看到所有的泊位和码头,也可以看到这个地方有多种不同的建筑,有些比较大,有些比较小。这让建筑师有了许多发挥的空间,高密度的大型建筑、超级街块和高密度的低矮住房都得以出场。

除此之外,港口西移之后,水质也发生了改变,就是现在这些码头,人们非常喜欢去游泳。

东部港区

新人造岛屿艾堡

我们也用建造新岛扩张城市。在不稳定的海岛上建造,速度虽然缓慢但极有效益和汇报。岛上的街区大小也跟我们中世纪时的街区大小一样,是人的尺度,人们很喜欢。这是新的港口,这是为了休闲使用,也有一些混合使用的可能性。

新人造岛屿艾堡

阿姆斯特丹南轴新CBD

阿姆斯特丹有很多的楼,因为这个城市人口非常多。因为阿姆斯特丹是荷兰最大的城市,所有的开发都很快。

这一块一开始就是一个CBD,就是办公楼宇,但是很快城市就决定这一片区应该有一个混合的用途,因此我们会增加住房,放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城市南边的水边,让它成为很多功能的区域。

南轴CBD

 这是荷兰70米的高层住宅,对我们城市来说已经是很高的公寓楼了。我们仍然希望这个街区的网格非常小,只有50米×50米,它有地面一层和二层,大楼的公共活动都在这两层举行,包括一些运动和商业的活动。

高层住宅

同时,这些街道也非常普通,90%的人来这里不是坐车来的。在阿姆斯特丹大概50%的人都是骑车上班的,去哪儿都是骑车。在阿姆斯特丹下雨的量跟深圳差不多,我的西装都是防水的。

阿姆斯特丹丝劳斯地区

新的阿姆斯特丹地区是丹丝劳斯地区,也是我们最高楼的地区,最高的建筑有120米。这里有一个问题,因为这个运河是世界遗产,我们希望街区的居民可以观望到运河区,所以规划的各个位置放得一定要很精确。

作为建筑师,大家都在问这个地区有没有必要建这么高的楼,大家都在质疑,也有很多人做出了其他替代方案。从政治上来讲没有问题,政府已经在这个项目上花了五百万,而且已经批准了。这对人们来说还是很阿姆斯特丹风格的规划。高层居住建筑和低矮的街区相配,这些塔楼的颗粒非常小,街道仍然非常小,大楼空间还会有一些别墅,所以它的尺度仍然是很精确的。

我觉得议会和市政府在这方面做得非常好,你仍然可以看到街区的尺度仍然不是为汽车所设计的。过去几年,跟孙教授所讲的不同,广州跟我们不一样,在广州有停车位的最低要求,在阿姆斯特丹我们停车位是有一个最大值,这里的最大值是零。比较高端的住宅会有固定的停车位跟房子的比例,廉租房是0。市政府的决策就是不希望人开车,我们也不希望路上都是车,然后大家也都接受了这个做法。

西港区:能源中心

我们认为西港区仍然会向西扩展,进入到大海。我们这样有了机会重新思考新的港区发展,然后我们设计的时候也做得非常小心。很多地方都会有洪水上泛的情况。我们选择了对城市比较重要的功能,这些地方是不能有泛滥。比如垃圾发电厂,我们所有房屋的取暖都是由垃圾发电来提供暖气的,这是可持续性的一个要素。

垃圾发电厂

其他地方可以淹水,因为其他地方没有那么重要。另外风能也是这样,我们很多的能源也都是可再生的可持续能源。 

新城开发米内瓦港

我们再看一下另外的项目,是其中一个港区的设计。这张图是这个港区近150年的变化,它跟历史有诸多关联。

这个水岸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在这地区增加了新的道路,并设计出五个街区,包括盖一些住宅。目前法规还不允许盖住宅,未来是可以的。也可以用于工业,同时也可以盖写字楼。大家可以看到,前两栋写字楼已经盖好了。

开发米内瓦港规划图

这个地区大概十年后会建好,对我们来说这个完工日期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在于它是一种混合的业态,包括工业,包括写字楼。这会给城市带来更多的人才,更多的交互。

埃因霍温飞利浦高科技园区

我们认为城市规划要做的是创造机会而不是制作规划。做一些机会的映射,把人引入这些地方,然后逐渐改变这些不同场所的用途。埃因霍温飞利浦高科技园区是其中的例子之一。

中间是一个停车戳,车放到外面。我们用了一种新的方式把这些不同的研发企业放到一起。园区中部是一个很大的水域,这给我们一个把景观做得非常强的机会,人们可以在这个景观的元素中进行工作。这个池塘旁边有建筑,建筑里面有不同科技企业的员工,他们可以在这里互相交流。

飞利浦高科技园区

在阿姆斯特丹有很多的开发项目,孙教授之前也讲到一个问题,就是政治的考量。城市规划师、城市设计师,不光要帮助开发商和政府,还要设计新的城市,这个城市应该不只是建筑物,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城市的管理,我想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我们也试图跟政府官员进行对话,一起讨论城市的中心在哪里?我们绘制了一张图来讨论我们新的港区,新的城市向东边发展,因为西边是港区,无法继续使用。其实西边的港区仍然可以使用,然后让这个港区延伸到海面上,这其实很合理,因为它不需要占据城市的土地空间。

所以我们要从区域的角度看城市的生长。但这种探讨还是很难,在荷兰也是如此,因为政府官员并不想考虑它的长远,一个地区的发展四十年之后他们才不管,因为四十年之后他们肯定也不在位了。

实验性循环经济

我想循环经济在未来将会成为真正的问题,我们不可能再像现在的方式一样消耗地球的资源,所以我们需要做很多的实验试行一些新的资源循环方式。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阿姆斯特丹现在做的实验。

这块地曾经是工业用地,土壤污染非常严重,现在这儿有二十家可持续企业在这里工作,但他们不会接触地面,怎么做?就是把这个船屋放在地上,然后在中间做一些栈道。这个架起来的栈道可以隔绝污染,植物可以解决污染的问题。十年之后这个土壤的污染就会被净化。

可持续企业、栈道和清除土地污染的植物

我想这个问题在中国也要探讨,因为这并不容易。我们可以利用哪些现有的东西,我们可以利用哪些已经用过的东西,我觉得这是未来循环经济的重要元素。

我们就曾经改造过港口的吊车轨道。当时我们跟政府谈了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标,希望能够保留这些结构。

吊桥栈道

当时其他人都想把它拆掉,因为它太碍事了。我们观察了一下可以如何利用现有的结构,最后在上面设计了一些办公楼。用这个铁轨可以支撑办公楼,没有增加任何其他结构,只是增加了三层办公室。这是很好的办公环境,因为四面都是水,现在成了这个地区的地标。 

改造之后

这个地区密度很低,只有工业,和一些港口的活动。我们新建的写字楼让它变成很有趣的地方,人们可以在这里工作、生活,现在它也成了景色的一部分,也可以在办公室看到下面的水面。现在周边也有很多建筑物,很有趣。

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新的机会让我们这个地区进一步的发展、生长。有些时候,我们甚至不把自己称作规划师,我们叫策略师。

上海浦东新华地块滨水空间规划设计

这是我们为了浦东新华地块滨水空间规划做的设计,现在也正在施工当中,在建第一栋楼了。我们为了浦东新华地块滨水空间规划做的设计,现在也正在施工当中,在建第一栋楼。我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混合使用,紧密连接水。

我们重新使用以前的仓库,做了一些文化和商务的建筑。另外,也更多考虑到城市和水之间的连接,沿着水岸建设了一个公园。除此之外,我们还利用了潮汐,因为在浦东的河其实在低潮和高潮之间水位差还是挺大的。我们做了两层的公园,可以看到低潮和高潮的景观。低潮的时候可以在这里碰到水,高潮的时候就要用上层。这样我们可以额外的利用这一个空间为城市塑造额外的开放空间

上海浦东新华地块滨水空间规划设计

主持人总结

张宇星:非常有意思的分享,特别是关于阿姆斯特丹很多有趣的细节,真的是学到很多东西。刚才讲到两个细节,我印象特别深。一个是浦塔科先生有一个防水的西装,真的是我也想有一件。另外,还说到城市淹就让它淹了吧,我觉得这真的是一种跟自然共存的理念,因为把人和自然完全切割开来,人也不是绝对安全。


注:以上内容均为现场录音整理并且略有删减,未经发言嘉宾校对,请读者仅作参考。


主办单位

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市海洋局)


承办单位

深圳市特区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

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